与主 . 初恋(上篇)

By June 21, 2017天·语·我

 

原来,我的一举一动,影响祂一天脸上的笑容,

原来,我的每个决定,影响祂每天的幸福指数。

只要我在原本的位置稍微跌落一点点,没寻求祂和与祂对话,

祂就会急得像个发慌的王子在寻找爱人。

后来我悄悄爱上了祂……

 

 

 

追梦的年代

我父母从事乩童长达二十年,小学到中学时期,家里就放了很多的神像。神台最高的一个是五尺,香火最旺盛的时期,甚至还摆放着三盏“七星灯”,不输于神庙那般。

独女的个性造成我愤世嫉俗的个性,自小爱阅读的我,读过佛教杂志,也接触过基督教书刊。

也曾经一度崇拜无神论哲学家尼采,兼职赚到的钱都拿去买大师的著作,首推《精神三变》,读了《上帝已死》论后更让我孤芳自赏。

翻开报章,不管是佛教的《慈航》或是基督教的《生命树》,我都看过,内心总是寻找着一个自己也不懂的东西,但又不至于像“梦想”般这么伟大。

深夜梦醒时想过 : 到底世界的某一个角落,是否有一个人,跟我一样拥有同样的信念,虽然彼此不认识但是却活在同一个地球上呢?

那时开始心中有很多“神”,但我不懂哪个才是真的。

 

我与天大

父亲每次在家里替人做法事时,母亲就会负责磨朱砂把毛笔递给父亲画符,而我就会跪地跟着念咒语。做完法事后,那杯“齐天大圣”喝过的符水,我需要硬着头皮一口气喝光。

有人从事乩童行业到住大屋和驾大车,可当时父亲却因为为人太善良也老实,只想踏踏实实地过着白天是木匠,晚上偶尔做乩童来养家糊口。

看着那,上身后眯起眼睛改腔说话的乩童父亲,为信徒们处理其难杂症,像是家变、中邪和求贵人赶小人等等的情节,而有些情节还比香港连续剧更加精彩!目睹那些情景的背后,我都不禁自问:“神真的存在吗?”

 

千百度

回想之前,不论是在中学时期或是上了学院的,我都曾被老师带去教会参加活动。

看着那些教友们自我陶醉地赞美,听他们像诗人般歌颂上帝以及总是以祷告来交托的态度,虽看起来他们得到 神满满的祝福,但我的内心仍然是空空的。从他们的口中,总会说 神全知全能,无所不在,但我依然感受不到,我就得要相信吗?

工作时期,开始接触到不同领域的基督徒同事,似乎命中注定让我遇到的基督徒都是比较有“特性”,而这“特性”却让我不解为何他们总是拿宗教来合理化自己的软弱,甚至只是拥有口头信仰而已。

手拿着赠送版《圣经》,已是第三本了,每本都翻看了几页。是的,我相信宇宙万物一切都是你创造的,但你到底藏在哪里呢?

 

飙车

漫长的寻找过程中,只要有一个小小的点,祂若选择放弃,我真的就完了。

个性和主观成为我与祂相见的绊脚石。

那段不羁的岁月中,无知的我在爱情世界里闯了个大头。

背叛是一种很伤身心灵的毒药,它会将你内心的皮一层层剥下来。这种遍体鳞伤的滋味,对于我,只能透过两个东西暂时性解决,一个是“工作”,另一个是“飙车”。

有一晚实在无法按捺心中的虚空,离开办公室已经1am,我喝了点酒驾着自动牙的“灵鹿”,开始在高速公路展开夺命飞车记!

没飙车过的人,你无法理解什么是空气和车身之间的摩擦就是快感!呼吸和眼泪之间的交替就是痛快!

 

(待续 … …)

 

 

 

Emily Wong

曾任职记者、私人助理和经营补习中心,现是从事家教和会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