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tegory

摄理

183:我看见的,马来西亚的教育

By | 摄理, 教育作家 | No Comments

  阅读了2018年8月30日刊登的文章—— 《朋友女儿的教育》,想要分享自己的见解。我是私人领域的教育工作者,学生当中有华小生,也有国际学校学生,而我本身也曾是华小生。我觉得国际学校学生其实教会了我很多事情,尤其是独立思考和提问这两件事情。 在作者提出的例子,游泳教练对学生说,要是有人溺水,应该丢些能浮的东西去救人,而泳帽就是可以浮在水面的一个例子。我可以理解,当孩子对教练说:“这一点都不合逻辑,你说的一点都不对”时,华小老师或者家长都会这样想:这孩子真不懂得礼貌。我也认为孩子这样说话不礼貌。同时,正在阅读文章的我也和那位孩子一样,提出同样的问题:“泳帽那么小,怎么能救人呢?”如果我是游泳教练,我会加以解释说泳帽只是例子,然后可以询问学生:“你们说说看,现场有什么东西是可以浮在水面,又可以救人的呢?”借以测试学生的理解,这样不就可以解决以上的问题了吗? 就如作者所说,国际学校的教育方式比较开放,学生们被鼓励拥有独立思考,可以挑战老师或者长辈所说的话;而传统的华小教育则注重学业成绩以及尊师重道的理念。但是,我认为两者的教育应该互补,才能更完全。…

Read More

181: 逃离困境,真的是最好的吗?

By | 摄理, 教育作家 | No Comments

“可能身边的人常常这样说我,所以我觉得要改变是一件很困难的事。”她无奈地笑说。
我们何尝不是也一样?有些时候真的是身不由己,无法逃离困境。
努力够了,终于可以逃离困境,自由了。我自由地去做自己想做地事情,让自己变得非常忙碌。我想,这就是改变,离开困境,终于可以拥有新生活了。没想到,我的生活变得和以前一样。

Read More

179: 关于忧郁的问题

By | 摄理, 教育作家 | No Comments

  “生活那么好,为什么他们会忧郁,然后要结束自己的生命呢?” 提出这个问题的学生才14岁,在他眼里,所有一切看起来都很美好。 “也许内心太难过了,找不到别人帮忙吧?”坦白说,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。没有经历过的人是没办法真正了解他们的痛苦的。  …

Read M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