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tegory

3分钟穿“越”时空

与轮值站哨者争执不休

By | 3分钟穿“越”时空 | No Comments

第三册第二章:迫击炮弹直落军营床上 (上一篇:勋章真正的意义) 留守部队 白马第九师团第二十八联队红鬼部队,驻札在越南绥和的南海海岸,军营位置就在Hon Ba山的山脚下。有一次,中队奉名前往作战地区,整个部队倾巢而出,只有少数兵力留守营地。一般上,留守部队的少数兵力,多半是因为伤病,或是刚好轮值;这种留守的任务通常每五六个月会轮到一次。…

Read More
凡隐藏的必显露

勋章真正的意义

By | 3分钟穿“越”时空 | No Comments

经历两次派越,得到的勋章包括:两枚参战纪念章、两枚仁宪勋章、两枚花郎勋章,此外还得到驻越韩军司令官颁发的奖状。老师当着几名弟子的面拿出两枚花郎勋章扔掉了。弟子们吓了一跳,毕竟在战场上要得到勋章并非一件容易的事,老师怎么就这样轻易地丢了呢?

Read More
消失的手枪

消失的手枪

By | 3分钟穿“越”时空 | No Comments

小队长也无法对火力分队进行任何搜索因为没有证据,只能先观察看看。过了二十天后,火力分队外出进行日间伏击,遇到爆裂物爆炸的意外事故。大部分的人都没受伤,只有一人左手臂被碎片击中送医,结果他左手残废而被送返韩国。后来整理他的公物时发现了……

Read More

怎么会这样……

By | 3分钟穿“越”时空 | No Comments

(上一篇:生擒小队长级的越共)   郑明析牧师(简称老师)在战场上再次生擒越共。夜间警戒时,老师以及队友们都很担心已成为俘虏的越共会逃跑,于是用绳子绑住他的双脚一整晚。因为大家都很善待他,他的内心得到平安,并对老师以及队友们说“大韩,Good!”于是,老师也抓着他的手说:“越共,Good!越共也是好人,是战争让彼此成为仇敌。” 度过了一整夜后,老师所处军队调查到这名俘虏的身份,原来他是小队长及的越共,昨天晚上率领的那群敌军就是他,因此腰上才会配有手枪。 随后,这名越共被大队作战官问话,不过这名越共并没有透露出任何情报。因为大队作战官并没有从他口中得到情报,结果不如预期,于是便下令新兵把他处理掉,说要熟练新兵的胆量,命令他们在抢上装上刺刀杀死他。…

Read More

生擒小队长级的越共

By | 3分钟穿“越”时空 | No Comments

老师身为M79榴弹发射手,一旦发射,榴弹飞行十八公尺后就会爆炸,现在只要老师一发榴弹,就能立刻解决他。但是为了放他一条生路,让他成为俘虏,送他回到自由的怀抱,老师还是冒险追了上去。找了好一阵子,老师的军靴突然踩到某个软软的东西,吓了一跳,打开手电筒一照,

Read More

神是我生命中的铜墙铁壁

By | 3分钟穿“越”时空 | No Comments

(上一篇:越过死亡线)   当时,郑明析牧师(简称老师)所属的军队正对敌人狂猛射击的时候,在子弹如暴雨落下,克莱莫地雷如火山爆发,老师正处在那火光中苦撑了大约十分钟,真的好不容易活了下来。在当时那样的状况中, 神彻底保守了老师的生命,从死亡中拯救了老师,并将老师当成祂的肉身来使用。 想着那时候的处境,老师不禁感叹道:“啊!如果我死了,能跟谁诉苦呢?倘若…

Read More

越过死亡线

By | 3分钟穿“越”时空 | No Comments

为了闪避低空飞来的子弹,老师迅速爬到地势低洼的地方,之后又爬到小山丘后方,用手挖地,尽可能压低身体、藏在地面下,并扯开喉咙大喊这里有自己人!即使已经用尽全力呐喊,声音依然被枪声和地雷声淹没,队友们根本听不见。老师心想,在这种局势就算 神会伸出援手……

Read More

休息中,似梦非梦间看见的幻象

By | 3分钟穿“越”时空 | No Comments

(上一篇:对人生二等兵T少尉的传道作战)   某天晚上,联队下达作战命令,指出敌军为了妨碍即将举办的越南总统大选,正入侵村庄胁迫村民,因此白马师团昼夜都要加强埋伏。并要慎密搜索敌军可能出没的地区,一旦发现敌军就要给予痛击。 1967年8月26日,清晨4点,上级指示第一小队和第三小队要往Chai山移动,在Chai山那侧拦截敌军,将他们歼灭。这次的作战名称为”美丽的梅花作战“。士兵们必须趁天亮前潜入Chai 山的森林里,以免被敌人发现。历经战火摧残,沼泽里的水发出腐臭,味道极为刺鼻,令人作呕。…

Read More

对人生二等兵T少尉的传道作战

By | 3分钟穿“越”时空 | No Comments

(上一篇:回顾洪吉童作战)   郑明析牧师(简称老师)相信耶和华是唯一 神,也笃信耶稣,然而也曾遭人逼迫,人生并不顺遂。以下是老师在派越之前,于京畿道杨平受训时发生的事。 是这样的,老师所在的小队的隔壁小队中有一位长得非常俊俏,个性如同女子,名叫T少尉,他对待老师的方式并不像外表那般斯文。当他知道老师有上教会,处处挖苦、讽刺老师,还叫老师为“信耶稣的”。…

Read M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