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tegory

3分钟穿“越”时空

夜露的神迹

By | 3分钟穿“越”时空 | No Comments

(上一篇:战场-监狱无法相比的活地狱)   月光洒落丛林,夜枭悲伤啼叫,郑明析牧师(简称老师)思考这些事情,站哨到清晨两点。到了清晨,窒闷的热气都已消散,但老师感到口渴,只能吞咽口水滋润干渴的喉咙。 后来老师心想,哪怕是尿液也得装来喝了。于是,老师便用C型战地口粮地铁罐装了一半的尿液。正要打算喝下去的时候,浓重的尿臊味让老师反胃,根本无法喝不下去。老师便把尿倒掉。 这瞬间,老师脑中浮现一个灵感——“不如把草丛上凝结的露水接来喝吧!”老师拿着被汗水浸湿的手帕,在四周的草丛上挥一挥,手帕很快被露水浸湿了。叶子上的露水多到像是下过雨一样。老师不停拧着手帕来喝手帕上吸附的水,因此口渴的问题完全被解决了。…

Read More

战场——监狱无法相比的活地狱

By | 3分钟穿“越”时空 | No Comments

在战场上所经历的痛苦,若没有亲身感受,实在难以用言语表达。或许多多少少透过文字,可以略略感受到一些些。跟敌人正面交锋、数万只蚊子的攻击、相思之苦、没有水喝而中暑……圣经提到,「流人血的代价」不仅自己在当代要承受,甚至连三四代子孙都必须承受。

Read More

因中暑而喘不过气

By | 3分钟穿“越”时空 | No Comments

(上一篇:夜间执行时间的冥想)   不间断的枪声 作战第四天早上,郑明析牧师(简称老师)所在的小队比起前一天的作战更绷紧神经、龟速爬行、屏气凝神地朝向目标地点下潜入,直到太阳西下为止。在天色变暗之前,按照各部队配置到的位置进入夜间警戒状态。 瞬间,从各处传来的枪声打破了寂静。老师心想:“我军和敌军不会无故开枪,势必使看见了敌人。”不论听到我军或敌军的枪声,都代表有人要流血了。因此不论白天或夜晚,只要一听见枪声或砲声,我们的内心就会不由得感到紧张又焦虑。…

Read More
军人背包

夜间执行时间的冥想

By | 3分钟穿“越”时空 | No Comments

长达三小时的站哨时间其实非常无聊难熬,每当到了老师站哨的时间,他都会深入思考人生,不断思考直到清晨,如此度过这漫长的时间。「人的生活和人的价值是什么?神对人有什么期盼?人究竟该如何生活呢?」思考之后更体会了原来人活着最大的乐趣就是。。。。。

Read More

要爱仇敌,我也才能存活

By | 3分钟穿“越”时空 | No Comments

(上一篇:龟速搜索作战) 憎恨、争吵、杀人会承受刑罚 郑明析牧师(简称老师)说道:“同样是杀人,杀人犯通常都会被处以死刑,但在战场上杀敌的军人却会得到勋章和奖赏,这就是世上的法。然而, 神会如何判决在战争中杀死敌人的军人呢?难道 神会给予他们奖赏,称赞他们做得好吗?”…

Read More

龟速搜索作战

By | 3分钟穿“越”时空 | No Comments

(上一篇:深夜中与蚊子奋战) 作战期间,在中队的的每个小组都会收到要进行搜索作战的命令。这时候,便要按照军事地图所标示的开始悄悄地往下潜入进行搜索工作。在作战队伍中,尖兵的任务会左右全队的命运,所以尖兵总是绷紧神经,完全确认四周的安全后,才让后面的士兵跟上。为了不被敌人发现,郑明析牧师(简称老师)和队友们在作战时就像盗贼一样,朝向目标龟速前进。 一整天,都沿着Hon Ba山岩石绝壁艰难的往下走,不知不觉太阳已经西下。小队透过无线电收到中队长的作战指示后,慢慢转换方向,占据了小山峰。这样做,在夜晚跟敌人作战时能更容易歼灭敌人。 作战期间经历的痛苦…

Read More
成群的蚊子

深夜中与蚊子奋战

By | 3分钟穿“越”时空 | No Comments

(上一篇:险峻的HON BA 山,沉重的军装)   战场上的男子汉即活在死亡的恐惧、虚空、寂寞和孤独中,也活在对故乡心爱之人的思念中。在这样的环境下,同胞间不得不建立起友谊、珍惜彼此,因此大家总是以笑容相待,亲近地相处。到了晚上,大家会写信给远在祖国的父母、兄弟和爱人,也会躺在床上跟身旁的同胞谈论人生。…

Read More
郑明析沉重的军装

险峻的HON BA 山,沉重的军装

By | 3分钟穿“越”时空 | No Comments

出来作战时,水比粮食更快用光,就算水壶重到腰快断了,水还是不够用,因为不只会拿来喝,也会拿来洗头。只要一天不洗头,就会因为汗水、灰尘和头皮屑而痒得难受,头皮也会因此而被抓到出血的地步。水总是不够用,只能喝一点点来滋润喉咙、解解渴

Read More
战争是残忍的《爱与和平》

对该施恩的人施恩,对该审判的人审判

By | 3分钟穿“越”时空 | No Comments

到了下午一点左右,D小队长拟定了作战计划:三个分队在附近待命,一个分队作为攻击小组,前往越共所在之地。这女人若无其事地像往常一样送饭过去,朝里面发送信号,这时草地上露出了窗户般大小的洞,似乎有人从里面往上推。将饭蓝放下的瞬间,待命的韩军就朝那地方抛了五六颗手榴弹并开始开枪。

Read M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