师母的艺术人生

By May 12, 2020天·语·我

从诞生到出来城市念书之前,我都住在一个小镇里,而我家就位于一条热闹的街道上的其中一间店铺楼上!每次放学回家吃饱饭后,都喜欢走到窗边看看街道上形形色色的人们,又或者发呆,偶尔会看到一些好笑的情景,比如说帅哥走过啊,有人跌倒啊,有人吵架等,也许因为这样,所以我对于人们的动作、反应和表情都会特别敏感!

 

高中毕业后,有了自己的主见,不理老爸的反对,坚持要到吉隆坡念摄影,和戏剧!因为老爸太了解我的个性,也可能是因为自己是老幺,所以也许对我没什么期待,就答应让我去念这些所谓找不到饭吃的科系(后来印证了,真的找不到吃耶,呵呵)。

 

来到吉隆坡先念了一年的摄影(当时还是用菲林的年代),毕业后再转入马来西亚艺术学院修了三年的戏剧课程。当一开始接触到这些“认真“地艺术学问时,头好疼啊!怎么那么苦闷,一堆历史、文学和艺术概论需要去啃,还有老师都逼我们看一些很讨厌的所谓艺术界影响深远的剧本,什么《伊底帕斯王》、《等待戈多》、《哈姆雷特》、《玩偶之家》、《雷雨》、《原野》等等,一堆被誉为在各类型剧作和时代具影响力的作品!而且当年还没有网路,写报告交功课的话,必须到图书馆去寻找相关的参考资料,最重要的是我们都会到剧场看很多很多类型的戏剧,有些看得懂,有些看了不自觉会睡去,呵呵。在这三年的栽培和磨练下,完全的影响了我的风格,当然也真的学习了前所未有的学问!我开始喜欢看不懂的艺术,我开始着手研究灰暗的心里人生,我写出来的作品都是坏坏的、暗暗的,因为总觉得这样的作品才是有气质的、高尚地,好笑吗?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忘了说,我四年级就开始去教会,13岁洗礼信主,后来来到吉隆坡念书之后,就没有上教会了,因为学习戏剧,体验人生,开始学会抽烟,还好不喜欢喝酒,但是烟就真的抽得很猛,几乎一天抽一包小包的烟!(呵呵,师母会抽烟呢,吓到了吗?)

 

后来直到姐姐来到摄理教会,老姐之前是虔诚的佛教徒,听到她上教会的消息令我大吃一惊,就杀上门看个究竟,结果被老姐约了时间上圣经课,不上还好,一上就沉迷了,怎么有那么生动的课程,第一课就让我四年来被榨干的灵魂重新被灌溉,后来自己要求继续上课,也认识了一位叫郑明析的牧师,他的生活让我敬佩的五体投地,他重新教导我关于圣经和耶稣的事,学习了圣经课程后,我开始被神注入了新的生命,我开始戒烟、开始上教会过信仰生活,甚至好玩的,我好像开始依稀的“看懂“了几个世界著名剧本,也许是因为看懂了人生的关系。。。

 

后来,在教会不止学习到信仰,从郑明析牧师身上,了解到生命的价值,我知道什么叫真正的艺术!毕业后没有正式的在剧场工作,反而找了稳定的工作,然后继续的研究信仰,后来因为教会的事工,也开始在教会创办了剧团,我的作品没有了灰暗,回到我当初念戏剧的初衷,那就是我喜欢的“街道人生”!

 

“地球村的所有人们都是艺术家,在工地劳动的人、盖房子的劳动者、铺路的人、唱歌的人、跳舞的人、甚至路上行人的摆动本身也都是艺术。

 一切万物也在创作艺术。雨落下、风吹起、云儿悠然地飘过,太阳、月亮和星辰为照明而发光着,让人们在其中展现艺术。“

~~~~郑明析牧师~~~

 

是的,这就是他教导我的艺术的认知,我学习过人们认为崇高的艺术,我透过郑明析牧师,更了解了艺术的本质!因此,我喜悦的过着透过圣三位和我本身创作的人生!因为我们都是艺术家!

 

Comment / 留言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