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课 :心理治疗的答案

By December 18, 2015教育作家

罗斯玛丽·肯尼迪 (Rosemary Kennedy) 是美国第35任总统约翰·肯尼迪的妹妹,是轻微的先天性智障者。罗斯玛丽除了学习能力比较缓慢以外,情绪波动也比较大。然而,20岁的她在培训之后,有能力担任蒙特索利 (Montessori) 教师的助手。正处于花样年华的她,却处在一个不利的环境中。在她生活的1940年代,人们对于精神病抱有偏见以及负面想法。一个患有精神病的人不只会被社会唾弃,连家人也会被轻视。因此,罗斯玛丽的父母,肯尼迪夫妇,为了顾及家族面子和其他孩子的事业,而选择牺牲了她。

他们做了什么决定呢?

摄理教育_作家_26_罗斯玛丽肯尼迪

罗斯玛丽·肯尼迪 (Rosemary Kennedy)

罗斯玛丽从小就得接受荷尔蒙失调的实验性注射。请注意,只是试验性注射而已,并不是正式验证的医疗方法。在罗斯玛丽23岁的时候,肯尼迪父妇决定让罗斯玛丽接受一项手术,那就是前脑叶白质切除术 (prefrontal lobotomy)。当时,这项手术被美国医学协会列为极高风险的手术。它也是令人毛骨悚然的。怎么说呢?病人在完全清醒的状态下,头颅两侧被钻洞,然后再借由那个洞切断神经末梢。

 

假设你是罗斯玛丽,从小就被迫注射荷尔蒙,现在又必须接受这么恐怖的手术,你会怎么办呢?

 

然而,罗斯玛丽却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。她只是单纯地按照医生的指示,朗读歌曲和故事。同时间,她的头颅被钻了小小的洞。神经末梢被切断之后,她开始语无伦次,一直到她完全沉默为止。

 

这项手术对于罗斯玛丽简直就是惨剧的开端。她因此终身残废,无法自理,即使接受物理治疗也无法恢复正常,连走路也变得瘸腿。在这种悲惨的状况下,父母竟然遗弃她。

在心理学研究还未真正展开的那个时代,很多像罗斯玛丽的精神病患者都遭受不公平,甚至是不人道的对待。

早在新石器时代 (Neolithic),原始人就相信是邪恶的灵侵袭了人们的脑,导致人们精神失常。于是,他们为精神失常的人进行头部穿孔,因为他们相信,邪恶的灵会从那人的头中被释放出来,病人就会恢复。

随后在米索布达米娅时代 (Mesopotamia),巫医通过祷告、驱鬼仪式、念咒等等方式来驱赶邪恶的灵。但是,文明发达的古埃及人认为应该透过休闲活动来帮助精神病患。所以他们使用音乐、舞蹈以及画画为治疗方式。看来这就是现代艺术治疗的始祖。

 

在中世纪时期,西方医学之父——希波克拉底 (Hippocrates) 提出另一个理论,那就是体液学说(humorism)。所谓的病,是人体内的液体(血液、痰、胆汁和黑胆汁)造成,尤其是脑的病。后来,医学界都相信是体液不平衡导致精神病,所以精神病患需要把多余体液释放出来。

 

由于人们不了解精神病,因此精神病患者被贴上负面标签,被人遗弃。精神病治疗也逐渐掺杂了过去所有巫医、医学和艺术的方式,甚至连教会的祭司也需要医治精神病患。

摄理教育_作家_26_精神病院_asylum

1406年,第一所精神病院 (asylum) 在西班牙正式运作。当时的精神病院只是丢弃精神病患的地方,因此他们没有得到该有的治疗,甚至连基本设施也没有。精神病患通常被锁在狭窄的房间里,有些手脚和颈项被扣着,连睡觉也无法躺下。房间没有被清理,他们必须与自己的排泄物共处。有些精神病院还让公众付钱观看病患的行为,把病患当成赚钱工具。更糟糕的是,医治精神病的方式变得极端,病患被强制性束缚、被热水/冰水浇灌,甚至被烫灼,状况令人惨不忍睹。

直到1800年代之前,精神病治疗都只是着重于身理方面。后来,精神病院经历改革时期,巴黎的 Pinel 让病患处在阳光充足的环境并允许他们自由活动。他主张要善待以及关怀病患才会帮助他们恢复正常。他所主张的人道主义很快地在欧洲扩散,精神病院开始注重病患的社交、个人以及职能方面,环境被大大改善。然而,在缺乏教导的情况下,人道主义的精神病院也还是无法持续下去。

 

到了罗斯玛丽生活的时代,医学界尝试使用医药来解决精神和心理问题。因此,在1930-1960年代,药物、前脑叶白质切除手术以及电疗 (Electroconvulsive Therapy, ECT)曾经盛行。不过,这些治疗方式无法完全治疗病患,甚至对于病患造成伤害,就如罗斯玛丽的情况一样。

 

同时期,心理学之父—— 弗洛伊德 (Sigmund Freud) 提出心理分析的理论,强调人拥有三种意识:意识、半意识和潜意识。随后,更多心理学家研究人格、行为和认知观,开启了心理治疗的大门。如今,我们所知道的心理辅导(Counselling)、行为治疗 (Behavior Therapy)、认知行为治疗 (Cognitive- Behavioural Therapy, CBT) 都不再只是医治人体,而是透过对话来了解病患的想法,并以治疗来改变病患的认知观。

 

要提升层次,「状况」看起来才会不同,得到的「答案」也才会不同(郑明析牧师)。从恶灵论到身理论,从身理论到心理论,精神病治疗持续提升层次到今日,不只是着重于身体的病或者行为,更是着重于[认知观]。兜兜转转几千年,因为不断研究,不断提升层次,所以终于得到最根本的答案—— 想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