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听老师的建议,改变孩子的未来

静秀知道我是特教老师,也有往这方面做研究及写文章,便邀请我上门“观察”她哥哥的小儿子是不是特殊儿童。

之前无法见面,身为阿姨的她努力地信息我询问关于特殊儿童的症状,也把我的联络方式给了她的嫂嫂。这次难得见面,赶紧安排她的侄儿,小M和我见面。

小M今年七岁。老师在班上教课时,他一直走来走去,打扰朋友,无法专心上课。有一次小M把一个小朋友推下深水差点淹死;也推过表妹下楼梯导致亲戚们都很怕自己孩子被伤害;此外阿姨肚子痛摸着肚子时,他便用尽全身的力气打她的肚子。

莫名其妙的举动让静秀觉得小M与正常小孩有很大的差别。

她屡次跟嫂嫂说小M不适合在普通班上课,建议他去特殊班,但嫂嫂觉得自己的孩子没什么大问题。

这么巧,今天大姐举办小型生日派对,静秀也被邀请参与派对。

小M见到阿姨的第一句话是:“阿姨从哪里回来呢?”

静秀刚说完,他立刻转身“闯入”大姐的家。

当天门是开着的,小M如同主人般,大摇大摆走进去,不和任何人打招呼。他看到送给寿星婆的玩具,没有得到主人的允许,自己开始玩起家家酒的游戏了。

终于见到小M了。

第一眼见到他的反应是……好大的眼睛!

从来没见过眼睛这么大的孩子,瞬间脑中浮现出这只动物的样子。

回过神以后,赶紧坐到他旁边陪他一起玩玩具。

“嗨,你好。你在煮菜吗?”

他瞄了我一眼,继续煮他的菜。

我和静秀四目对望,不死心,继续和他对话。

“这里面有鸡蛋,要不要我们煮鸡蛋来吃呢?鸡蛋好好吃。”

小M没有看我,手却开始往盒子里找鸡蛋。这时他跟我说:“鸡蛋在哪里?我找不到鸡蛋。”

“有啊,就在里面,你再找找看。”

找多一下他就放弃了。

“来,姐姐帮你找找看鸡蛋躲到哪里去了。”我如此和小M对话了。

“当~ 当~ 鸡蛋在这里!这是锅,我们来煎蛋好吗?”随后把玩具锅递给小M。

“你叫什么名字呢?”

“我叫 XXX。”

“今年几岁呀?”

“一岁。”(他手指比七,嘴巴念一,原来是把“七”发音成“一”。)

几句对话后,小M便跑回去隔壁静秀家。从进来到出去,前后不超过五分钟。

小M回去后,在场的人陆陆续续询问我,这孩子是不是特殊儿童。

我只是一名老师。

透过刚才那短暂的对话,其实无法断定些什么。这名小孩能够明白指示,能够说出自己的名字、岁数、也能够正确地给予回应,在父母的眼里就是正常的小孩。

毕竟,我是老师,不是医生,所以无法给予正确的判断;只能给予建议,最后决定权还是在父母亲的身上。

小M七岁了却无法像正常小朋友那样写字,时常把2、3、5、7 和字母写倒反。我建议他的妈妈再次仔细地教导他看看,若还是没有进展,就得赶紧寻求医生了。

若小M的妈妈听了建议之后赶紧采取行动,他的未来就会变得不一样了。

 

第一:如果被医生诊断为特殊儿童,就能趁早接受治疗,改变学习方式。

第二:如果确认不是特殊儿童,至少能够放下心头大石,将来不会后悔没有提早带孩子做检查。

 

许多人认为<特殊儿童>只是那些不会讲话、不能理解他人的指示、情绪不稳定、无法自我管理的孩子。

其实并非如此。

我有几位患有学习障碍的特殊儿童。除了在学习方面比较缓慢,其他方面和正常小孩几乎没什么差别。他能够理解指示、对话、吃喝玩乐、生气、伤心、打小报告等等。

虽然我不是医生,但还是能够和您分享亲身的经历和方法;希望面对问题却不知所措的父母们别感到彷徨无助。若在孩子的黄金期间提早给予治疗,对他们还是有帮助的。

很多时候,听听<老师>的建议,或许孩子的未来会变得不一样。

不是因为<老师>很厉害,而是因为老师们遇到太多各式各样的学生了。当父母将孩子的问题告诉老师时,相信身为<老师>的都会给予建议。

「不同的孩子,不同的问题,不同的建议。」

若您在管教孩子的过程中遇到无法解决的问题,尝试询问身旁认识的老师,听听看她们给的建议后做做看。

若您愿意,欢迎和我诉说您遇到的问题,我会把我所知道的答案和您分享。 =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