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举动,大发现;特殊儿童内心难测

世文是一名典型的自闭症孩童,今年12岁,刚刚从柔佛州转来马六甲。

他不常说话,从一月到四月份和我开口说的第一句话就是:“张老师,看Superman”,然后开心地指着他外套后面的超人图案。

在老师眼里,世文是一位乖巧懂事的孩子。老师们常称赞世文在学业上有不错的表现,没有特别的性格问题,能按照老师的指示行动,不会顶嘴也不会捣蛋。

当我把称赞的言语转告孩子的妈妈时,她则说世文的真本性还没显露出来,在家里和学校是完全不同样子,希望老师们对世文严厉些,不然会被他欺负。

我仔细观察后发现,世文很喜欢作弄朋友。有时趁老师不注意,他会拿朋友的颜色笔来玩;趁朋友不注意时,将朋友的铅笔藏在自己的抽屉,让朋友找不着;他也时常玩弄戴眼镜的小朋友,突然用整个手掌盖着同学的脸……

这些古怪的动作时常被我看到。每当世文作弄朋友的行为被我“抓到”时,他就会摆出一脸无辜的样子,楚楚可怜的低下头。

透过这举动,我可以确定他知道作弄朋友的行为是不正确的。即使如此,我还是好好地教育他多一次,并提醒他下次不能再这么做。

“世文,可以这么做吗?”(老师)

“不可以。”(世文)

这两句对白在一个星期内至少重复了十次以上。

我认为这就是世文的本性,可能他借着这样的举动表现想和朋友玩乐的内心;每次作弄朋友时,我只给予口头上的教育。

今天,正当我准备进班的时候,碰巧看见世文强行从后方把同学的眼镜拉下来放在自己的桌上,差一点把眼镜给拉断了。

世文看到我走进班时立刻把眼镜还给这位同学,并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。

他的「捣蛋方式」提升层次了!以往只用口说他两句,导致每次听完后都忘得一干二净,现在朋友受到惊吓了。

我做个样子捏着他的耳朵,告诉他这样的举动是不对的,所以这次需要接受小小的惩罚——站着五分钟

世文知道自己犯错了不能坐下后,开始哭泣,越哭越大声。

之前也有哭,但五分钟后便停止了。这次久久无法停止哭泣,感觉像是自己受了很大的委屈。

我感到很惊讶,只是站着五分钟,怎么哭得那么凄惨……

“世文,可以这么做吗?”(老师)

“不可以。”(哭着说)

哭着,哭着,突然大声喊叫,吓到在场的所有人,连隔壁班的老师都走进来探个究竟。原因是我们从来没见过他这样大喊的场景。

喊了之后,世文对自己说:“不可以喊,要打电话叫警察来。”

我赶紧回应他说不需要打电话叫警察,赶紧安慰他,让他坐下平复心情。特殊儿童的情绪一旦爆发,是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恢复正常的。

听了我说的话后,哭得更凄惨。哭着,哭着,又突然大声喊叫,这次边喊叫边敲打铁厨。

喊了之后,世文又对自己说:“不可以喊,打厨,要打电话叫警察来。”

 

(((φ(◎ロ◎;)φ)))

 

我让他发泄自己的情绪,毕竟他无法用言语表达他的内心。

我跟他说,若再喊多一次便无法继续坐在班上,需要到厨房冷静。

他哭着说:“我不要。” 这么说之后,哭着,哭着,再次大声喊叫,这是第三次喊叫了。

大喊之后,拿起笔在白板上画一个哭脸,还一直说:“世文在哭,很伤心。” 随后,我在哭脸旁边画了一个笑脸并打勾,告诉他哭够了就要微笑。

此时的他,边哭边笑,转个身又哭了。我让他深呼气,喝水,希望能帮助他平复心情。渐渐地,他开始停止哭泣。为了转移他的目标,让他忘记「哭泣」这件事,我立刻把练习簿分给他。

一边跟他对话,一边教导他做功课。终于,他开始动笔写字,心情也恢复正常。我顿时松了一口气,好“惊险”的经历……

放学时分,公公来接世文回家。我把刚才所发生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诉公公,也询问世文在家是否会这样大声喊叫。

公公第一句话就说:“老师,我赞成你的做法,如果世文在学校做错,一定要教育他,不然他不知道自己犯错了。当他不愿意做某些事时,就会这样大声喊叫。有时候,弟弟拜托他帮忙拿某个东西,他不愿意帮忙,还会拿水往弟弟的头上倒。

原来这是世文的真本性!

知道世文的真本性后,每一天还没开始上课,我先提前询问他能不能作弄朋友,他回答后才开始上课。

无论是自闭症、过动症、唐氏症等特殊儿童,我们无法预测他们这时候或那时候在思考些什么。他们的情绪,他们所做出的每一个举动,在他们的世界里其实都有起因,只是我们无法了解而已。

若要了解他们,需要时间,观察,忍耐与爱。

虽然教导特殊儿童并非易事,但也不难。每位特殊儿童都有不同的性格,了解他们的性格后,找出适合的方法,再好好对待与教导就行了。

特教老师们,加油!

 

Related Pos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