探索一周后发现越共

September 1, 20213分钟穿“越”时空

Chai 山的另一边是Sa Leo 山,可说是越共的要塞,也是他们的军事基地。

有一次,郑明析牧师和队友们在队长的指挥下,深入Chai 山和Sa Leo 山,进行耗时一周的搜索行动。在Chai 山杂草茂盛的沼泽地区,遍地都是腐烂的水,一入夜,蚊子就会如乌云般成群涌来,大口大口吸血,折磨着沙场上的英雄。

执勤之后,大家虽然搭起蚊帐就寝,但蚊子却丝毫没有要放过他们,极力想要穿过长矛也刺不破的底部叮咬他们。那些执勤后累到昏睡的士兵,浑然不知蚊子连他心脏的血都吸干、连他的腿都切断,只是一头栽进梦乡呼呼大睡。

牧师感慨越南人在蚊子的折磨下到底是怎样生活,究竟会有多么辛苦;一想到这些就觉得越南人很可怜。

(小编本身是非常吸引蚊子的体质,即使穿着厚厚的牛仔裤也会被蚊子叮咬;那种被叮咬后的感觉真的很折磨。被叮咬十多个部位,抓痒抓到皮肤烂掉的地步,很想用滚烫的热水或是冰水冰冻整个身体来止痒,是这么的痛苦!)

 

在一周当中不断搜索,却都没发现敌人。某天往下走到三分稜线处,太阳逐渐西下,于是J小队长吩咐大家在天黑前搭好帐篷,同时保持警戒。

这天,分队员爬森林险山耗费了许多体力,肚子相当饿,所以每个人都拿出C型战地口粮塞进嘴里,津津有味地享用着,吃到嘴巴快裂开了。

C 型战地口粮

C型战地口粮

牧师跟队友朴正培和几名士兵一起在四周警戒。

这时,朴正培气喘吁吁地跑过来说:「那里有越共!他们在爬溪谷!」

往下俯瞰,的确有相当多敌军隐蔽在岩石和大树后,每个人都拿着枪,趁天色昏暗,一个接一个快步沿着溪谷往上爬。

已经搜索一周后却连敌人的鼻子都没看到,穿越森林吃尽各种苦头的队友,此时终于发现敌人,大家都开心得像是遇见等待的爱人一样……

 

 

(待续……)

有意购买《战争是残忍的——爱与和平》的朋友,可以点击这里;或想要购买电子书,可以点击这里

Comment / 留言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