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课 :如何策划时间

By | 教育作家 | No Comments
人的一天有24个小时。对于悠闲的人来说,24小时就犹如几天那么长,用也用不完。但是对于忙碌的人来说,24小时实在有点不够用。有时候忙碌起来,真的恨不得可以借一点时间。不过,时间的法则让每个人都拥有同样长短的24小时。那么,该如何策划才能更有效地使用时间呢?   使用时间的时候,要了解2件事情:重要的事和紧急要做的事。重要,就是让你可以达成目标的事。例如,你的目标是要学好英语,那么对你来说重要的事,就是所有有关学习英语的事情。其次,紧急要做的事,就是在每个时间必须优先做的事情。例如,你在中午2点要开会,那么中午2点的时候,就应该放下英语作业,参加会议。   了解这两种事情之后,你也可以知道,在你的生活中,也有不重要和不紧急的事情。美国第34任总统,艾森豪(Dwight D. Eisenhower, 1890- 1969),把这些事情综合起来,形成以下的格子:  紧急  不紧急  重要  紧急, 重要的事情  不紧急, 重要的事情 不重要  紧急, 不重要的事情  不紧急, 不重要的事情 艾森豪原理 (Eisenhower Method)     这样划分,就会看到生活中有4种事情需要处理:   1.      紧急并重要的事情  ...
Read More

第20课 :不断前进的动力

By | 教育作家 | No Comments
司机除了要知道目的地,也要有一辆性能好的车子,才能持续行驶。性能好的车子意味引擎的性能好。要是引擎故障,车子行驶到一半就无法前进。达成目标就像开车。你就是司机,你所设定的目标就是目的地,而汽车的引擎就是你持续行动的动力。这动力是什么呢?   在我的学生当中,有些人可以持续努力学习,有些人却很容易半途而废。如果一个一个去询问学习很好的学生,他们会说:“我喜欢读书”、“读书很好玩”、“功课很有趣”、“读书是很轻松的”。相反的,如果一个一个去询问学习不好的学生,他们会说:“我最讨厌读书了”、“读书真烦”、“功课很沉闷”、“读书是很压力的一件事”。由此可见,促使学习的动力来自于“喜不喜欢”。     好莱坞著名导演,史蒂芬•史匹堡 (Steven Spielberg)在学生时代就是不喜欢读书的孩子。他对学校毫无兴趣。因为不喜欢学校,所以常常装病不上课。他的父亲原本要他好好学习化学,成为一名工程师。无奈的,不论父亲用什么方式逼他,史匹堡就是不喜欢化学,无法好好学习,甚至还常常要父亲帮他完成化学作业。   但是,史匹堡对于电影非常感兴趣。装病不上课的期间,史匹堡都在家里剪接他自己制作的电影。他非常清楚的知道,他会成为一名电影导演。16岁时,史匹堡开始执导第一部电影Firelight。为了能在真实的环境拍摄,史匹堡想尽办法。他亲自到医院询问是否可以借出病房,还打电话到美国航空询问是否可以利用飞机未起飞前的10分钟借用飞机来拍摄。结果医院不只借出病房,还借出氧气桶给他;航空公司也真的让他借用10分钟在飞机上拍摄。年纪轻轻的史匹堡,因为深深地喜欢电影,所以任何问题都不是问题,更是采取行动解决了。相反的,因为不喜欢化学,不管什么事情都变成了问题。   史匹堡曾经申请南加州大学电影学院,但是因为学业成绩差而被拒绝了。虽然如此,因着对于电影的热忱,他一直没有放弃这个梦想。大学时期,即使是没有薪水,他也在环球影视 (Universal Studio) 兼职,终于有一天他得到执导短篇影片导演的机会。出色的表现让他借此得到环球影视7年的导演合约。史匹堡所执导的电影都深受好评,包括《大白鲨》( Jaws)、《E.T.外星人》(E.T.)和《侏罗纪公园》(Jurassic Park)。今年热卖的电影《侏罗纪世界》(Jurassic World) 就是由史匹堡监制的,故事延伸自他在1993年执导的电影《侏罗纪公园》。 看似光辉的史蒂芬•史匹堡也曾经想要放弃拍电影。当时的他接到的工作都是电视剧。拍摄电视剧,让他感觉自己失去了12岁时拍摄电影原有的热诚。电视剧对他而言只是一种工作,而不是艺术。一直到他再次得到机会执导电影Duel,起初的热忱终于回到他身上。他曾经说过:“我喜欢电影的味道。在镜头底下,我只知道电影。”史蒂芬•史匹堡是因着什么而持续行动呢?   是“爱”,对于电影的“爱”。   “爱”,是极度喜欢,是一种“情绪”。在心理学的角度来看,情绪是动力的来源。因此,“爱”就是一种正面的动力,就像汽车的引擎一样,不断让汽车行驶。在达成目标的过程中,要爱,才会感受到乐趣和喜悦。因为很爱电影,所以史匹堡在达成梦想的过程中充满热忱、不断地行动了。相反的,因为不爱电视剧,所以即使史匹堡有能力拍摄电视剧,他也想过要放弃。能不中断的力量就是爱(郑明析牧师)。若想要持续行动,一定要爱自己正在做的事情,否则就很容易感到辛苦并放弃。对人对事都是如此。朋友之间互相信任,是因为爱;父母养育子女,直到孩子成人,是因为爱;老师教导学生,直到学生成材,是因为爱;爱人之间互相扶持到老,是因为爱;甚至是神不断看顾着人们,也是因为爱。
Read More

第18课 :别让 “失败” 欺骗你

By | 教育作家 | No Comments
今天和小忠谈到了他的考试成绩。小忠的父亲说他没什么努力,很难专心温习。小忠说,这次考试马来文有50分。我问他不想考到A吗。这孩子皱着眉头认真地考虑了一下,说:“教练,很难的啊!我的马来文这样差。从以前到现在都没有考超过50分,不可能会再进步了。”   这对白很熟悉吧?   “不可能变好的。”   “不可能做到的。”   从小开始,我们或许经历无数失败或挫折:考试不及格、比赛落选、被人排挤、被人看不起、失恋、被革职、无法达到目标、无法改变自己等等。有些是我们可以承受的,有些则是我们无法承担的。尤其当我们无法靠自己的能力改变时,更是感到绝望。我们会对自己说:“算了吧,不管做什么,结果还是一样的。” “我什么方法都试过了。“ 于是,我们灰心了。   这是一种无助的心态。美国心理学家——— 马丁 。赛利格曼(Martin Seligman) 和同事麦尔 (Steve Maier)在1967年针对这种状况进行研究。   赛利格曼和麦尔以狗进行了实验。实验中使用三组的狗。第一阶段,是按钮训练。第一组的狗接受电击,只要按下按钮就可以停止电击。第二组的狗也接受电击,但是不管它们按下什么按钮都无法停止电击。因此,第二组的狗只能被电击而无法逃脱。第三组狗则没有被电击。   在实验的第二阶段,这三组狗也接受电击,但是这次是要跳到箱子的另一端才能避开电击。实验结果显示,第一组和第三组的狗很快就学会怎样避开电击,相反的,第二组的狗却呆呆不动,直到电击停止为止。 是什么让第一组和第三组的狗避开电击?又是什么让第二组的狗呆呆站着被电击?   是经验。无数次相同的经验。   人,是不断累积经验来学会一些事情的。我们透过经验学到什么是成功,也透过经验学到什么是失败。当你失败一次、两次,你或许会感到有一点挫败,不过你还是会尝试再次努力的。然而,当你失败了十次、二十次、五十次、甚至一百次,你就会感到越来越无助。经验告诉你,你是失败的!于是,当你再次遇到挫折时,你感到无助,感到不知所措,甚至呆呆不动。这种情况称为:习得性无助(Learned Helplessness)。  ...
Read More

第17课 :看不见的大猩猩?

By | 教育作家 | No Comments
注意力是因人而异的。就拿我的学生们来说吧!在同一堂课里,有些学生专注地听课,有些学生专注地发呆,也有些学生专注地玩文具。有时候,当我发问问题时,有些学生无法回答,还会说问题不在课程以内。实际上,是他们没有专心上课,没有注意重点。   对此,在上课之前必须清楚地告诉大家,第一,我说话的时候,所有人都必须看着我。然后当场矫正没有注意我的学生。第二,不管是谁在说话,所有人都必须看着他。有时候,会和学生们玩丢球名字游戏。我会把球丢向某个学生,那个学生接球之后,所有人都要看着他,叫他的名字。这样做可以让学生们的目光变成聚光灯那样,不管球丢给哪一个人,目光就会聚集在他身上。如此反复玩几次,确定每一个学生都注意接球的学生。如果有人不注意,就重复把球丢给同一个学生。最后,在上课的时候,要求大家也要好像注意接球的学生那样,注意每一个讲话的人,让他们可以自动地注意说话的人。   注意的时候,眼睛就像聚光灯,只看见某一个东西。但是同一时间,你是看到其他事物的。比如说,虽然看到街上人很多,但是你只看见站在远处的好朋友。另一个例子,在菜市场看到很多蔬菜,但是你只注意到萝卜,所以只看见萝卜。所以当人问你,有没有看见番茄呢?你就无法很确定到底有没有番茄。注意,就会看见;没有注意,就会看不见。同样地,很多人说他们看不到神,无法相信神的存在,是因为他们没有看见神所做的一切事物。因此郑明析牧师说,虽然是三位一体做的,但人若无法体会,就算看到也不会晓得。    看到和看见到底有多么不同呢?研究注意力的心理学家们--- 察布里斯和西蒙斯 (Chabris & Simons, 1999) 在哈佛大学进行了一项实验 [1]。参加实验的志愿者都是哈佛大学学生。他们被要求观看影片,并计算影片中白衣球员们传球的次数。     之后,大学生们被提问几个问题。 问题一,白衣球员们传球的次数是多少次呢? 这个问题应该不难。       问题二,请问你有看到猩猩吗? 有猩猩吗?猩猩究竟在什么时候出现呢?很好奇吧?请再看影片一次。大约有50%的人没有看见猩猩。   这个实验发现,人们只会注意与自己有关的事情,同时会忽略其他事。有趣的是,不管其他事情多么重要,或者多么明显,人们往往都只专注于自己的事情。即使是起初毫不在意的事物,若变成「自己的」,或睡或醒都会在意它(郑明析牧师)。这就是选择性注意 (selective attention) [2],是很常见的现象。人脑无法同时处理多过一个的资讯,所以会选择性地过滤某一些东西,单单处理自己认为重要的东西。但是,自己认为重要的,未必真的是重要的。  ...
Read More